<em id="6soqr"><acronym id="6soqr"><input id="6soqr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  1. 酷兔英語
        文章標簽:單詞  四六級  新概念英語  背單詞  口語  英語聽力  下載  翻譯  

        在張璐看來,成為一名優秀外交翻譯沒有捷徑可走,只有不斷地練習,練習,再練習。從大學開始,她就喜歡閱讀《泰晤士報》、《每日郵報》、《今日美國》、《參考消息》等,培養了對英語的興趣。

        "即 使我工作了12年,即使我可以給領導人做翻譯了,那絕對不意味著我可以去吃老本,放棄學習了。"張璐說,每天早上8點鐘她準時打開電視和收音機,收聽 BBC、VOA、CNN廣播,"即使我已經工作了這么多年,這依然是我上午8點到下午1點的頭等大事,除非當時有緊急的翻譯任務,否則這是我雷打不動的 routine(例行程序)。"

        外交部翻譯室的一位工作人員向媒體介紹,想進入外交部當一名高級翻譯,必須經歷"嚴格篩選、瘋狂練習、周密準備"三重考驗。

        2016年總理記者會,左二為張璐。

        外交部挑選翻譯人員要經過嚴格的初試和復試:初試一般通過公務員考試排名,或是去專業院校進行筆試。其中成績排在最前面的10至15名,才有可能進入翻譯司參加下一階段的"觀察培訓"。

        "觀察培訓"實質上就是"淘汰式培訓",最終只有不到4%的人被錄用。

        張 璐和同事們在外交部翻譯司接受的是"魔鬼訓練"。為了提高速度,部分內容會用一些符號來代替。"比如'四項基本原則'可以用'四'字來代替",張璐解釋, 領導人發言的時候,不可能讓他停下來,即使是連續10分鐘的講話,也得盡可能全部翻譯出來。因此,記筆記是翻譯的一個工作重點,這就需要不斷地練習臂力。

        外交部還有一個特殊的制度——旁聽制度。張璐說,前輩們作為一個旁觀者,會把他聽到的優缺點,一針見血地指出來,這個制度有一點"嚇人"。

        張璐和她的同事們每年還要考試,考官是翻譯司的領導。考官故意將一些別人聽不太懂的,甚至把一些音效不好的東西錄下來放給他們聽。

        張璐總結,"必須不斷地記,像海綿一樣努力去吸取水分。所以在外交部翻譯司感受到的可能不是一種機關文化,而是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校園。"

        對于他們來說,每年的兩會總理記者會都是一場"硬仗",外交部都要提前一個月通知翻譯。

        "大戰"前,還要模擬召開記者會,不上場的同事充當陪練,設計出各種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。此外,還要進行彩排走場,熟悉燈光和聲效。

        "穿著高跟鞋優雅飛奔"

        隨著中國國際地位的提高,近年來中國外交日程日益增加,相對應的,張璐的工作也越來越繁忙。僅2015年,她跟隨領導人出訪就達54次。

        與電視上翻譯們光鮮亮麗地出入各種高端場合、動動嘴就完成工作的形象不一樣。實際上,外交翻譯的工作既辛苦又繁重。

        "對 于一個相對比較成熟的外交翻譯人士來說,每年大概有100場左右。但這只是單場口譯,還要加上出差的口譯活動。"張璐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演講說,出差時 可能同時要口譯和筆譯,比如說會議記錄。"一般來說,對于一個相對成熟的翻譯,出差時間甚至可能接近140至150天。一年真正工作的時間也就260多天 左右。"

        張璐只談到了她的工作量,同樣擔任過總理記者會翻譯的費勝潮披露的一些細節,或許可以給這些數字提供一些注解。"出差高峰期時,一 年有150天出差海外,時差倒得很亂,有時候半夜醒來,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"費勝潮在一次演講中說,"干外交翻譯工作,上洗手間是個老大難的問題,為了不 去,只能忍著口渴不喝水,連續作戰的時候根本也喝不上水。女翻譯們更練就了穿著高跟鞋優雅飛奔,并且不會摔倒的本事。"

        而在正式的翻譯之 外,也許要花多幾倍的時間做事前準備。"有一天我父母問我說,你這活動準備好沒呢。我就說,我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,我覺得我到最后也看不出來我自己準備好 沒有。"張璐說,在每次準備活動之前,她都要根據活動的性質、重要程度、內容、影響程度以及我自己的熟悉程度來做各種不同的方案。

        "所以有時你的準備時間遠遠超過活動的時間是很正常的。我有一個同事,他要為霍金翻譯,這個活動最多不會超過一個小時,但他把《時間簡史》這本書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,還專門研究了一下。"

        2011年總理記者會。張璐擔任翻譯。

        除了翻譯,張璐曾講起陪同領導人出訪時,還要承擔一些其他的工作,"比如在一個禮堂,你要扮演多重角色,比如充當禮賓,這個路線要怎么走,你可能要稍微引領一下。有時一個大屋子,幾十國領導人開會,你要在第一時間內找到國旗,這也不是很容易的。"

        外交翻譯甚至還會承擔安保工作。"比如說在聯合國開首腦會議,一百多個國家的領導人聚集在一起合影的時候,各國隨行、安保和翻譯的人都想往前擠。"張璐說,這個時候甚至會出現一些肢體上的碰撞,但外交翻譯還是要上前幫領導人溝通。

        "人們不僅把你的話當作個人的聲音"

        張璐最難忘的一次工作經歷是什么?出乎意料,并不是總理記者會,而是擔任朝核問題六方會談翻譯的經歷。

        六方會談是包括中國、美國、日本、俄羅斯、韓國和朝鮮六國代表,目的是尋找和平解決朝鮮核問題的方案。

        由于事態敏感,六方會談里每個參會方使用的語言都會被視為會談中的官方表態,因此每個代表團都帶自己的翻譯。張璐說,當一國代表團團長每次在講話中停頓時,來自不同國家的所有翻譯就立刻同時開始口譯。"所以你能想象到,一個人說完一句話要等多久。"

        嚴肅的談判場合,每個代表團都使用自己的翻譯,讓張璐印象深刻,也更讓她理解了外交場合翻譯的特殊位置。"外交翻譯,在'翻譯'兩個字前面冠了'外交'二字就直接體現了它工作的特殊性。"2012年,在一次演講中,張璐說。

        周 恩來曾說,外交無小事,這五個字也影響了幾代中國外交人。張璐對此有自己的理解:"作為一個外交翻譯,你代表的是一個國家,你要全面謹慎生動地傳遞中國的 聲音,這是一項非常光榮的使命。在敏感和重大場合里,你說出去的話,是非常有分量的。這就決定了,你不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翻譯員。"他們要面對很多"陷 阱"和考驗,處理不當,或許會釀成外交事故。

        所以張璐認為,政治的敏感性,是做好一名政治和外交翻譯的生命。"如果這條線把握不住,無論你語言基礎多好、翻譯技巧多高,恐怕你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。"

        一次活動,中方發言人提到中國有句俗語叫"請神容易送神難",這句話中國人理解起來沒有任何困難,翻譯起來難度也并不大。但當天的外方是巴基斯坦,這就需要考慮宗教因素的影響,瞬間決定要直譯還是意譯。

        如 果打算直譯,那么問題來了,這里的"神"該怎么譯?是譯成God還是Lama?張璐認為需要結合巴基斯坦當地的宗教信仰進行翻譯,虛化、意譯一 下:Itmight be easier to invite someone to live inrather than ask him to leave。

        "或許有人覺得翻譯司的譯文摳得很死,對應得很嚴密,但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。因為外媒也非常關注中國領導人使用怎樣的詞匯給事件定性。"張璐說。

        她時時有如履薄冰的感覺:"為領導人工作意味著當你說話時、翻譯時,人們不僅把你的話當作是個人的聲音,而且還是權威的聲音。"張璐演講時說。

        2017年3月15日,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就將閉幕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舉行記者會,回答中外媒體的提問。張璐或許將再次出現在世界媒體面前。

        盡管已經成為了國內知名度最高的翻譯之一,但2015年,在一次翻譯行業內部的論壇中,她說道:"無論做多長時間的翻譯,我心里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百分之百地拿下,永遠都懷著一種敬畏的心,越來越謹慎小心地做這種工作。"

        (本文綜合自南華早報、張璐演講實錄等)



        文章標簽:圣經  名著  英語教案  翻譯  詞匯  七年級  九年級  七年級英語  
        亚洲久久国产视频在线视频